鱼线

坑的概率极大。

【梅闪】表述

  他突然安静下来,在梅林的耳边细细言语,在日昼与夜幕的交换之中,伊南娜的神庙上有日光泛出,暮色在山的背后褪去,他的眼角带着深青的倦痕,望着窗外未晞,絮絮的话语落入他的耳畔,他却不知其中的蕴含所在。

  拉开凌乱的长发,穿过细脚的金边深红被裳,抓住相较单薄的手掌。吉尔伽美什似乎醒着,又似乎沉湎于梦乡。梅林在他模糊不定的梦境游走,啃食着他的冷漠,他的热情,他的悲伤。他看到吉尔伽美什徘徊于草原之上,看到墨色浓云挤压着的天空,他抬脚向那个人儿走去,花在他的脚边蔓延又随着他的离开枯萎,他越走越快,难掩心中的慌乱索性奔跑起来,风刮过他的心尖带来瘙痒,人却像乌托邦一样遥远。枯黄的草根开始脱落,坚实的土地开始崩塌,花朵的枝蔓却攀上他的脚掌,极速翻滚的风浪将他掀翻在地,天空带着无法抑制的悲伤砸向他的无力的胸腔


   待他再次睁开眼时只有吉尔伽美什的平淡目光。梅林看着他嘴角的肌肉带动脸庞,扯出几个发音混沌的单词。字母在他的脑海重组再建最后无力的飘落,只剩下一片荒芜。他试图用刚刚“全部明了”了的悲伤来理解那位王的真实想法,最终几滴干涩的泪珠从眼眶挤出。他茫然地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瞳孔,那里面有他所不理解的饱和情感。他的冷漠;他的刻薄;他的热情;他的欢乐;他的痛苦。这些情感终究是属于“吉尔伽美什”这一个体,而他所“明了”的,所窥视的,都只是作为一个人的沧海一粟,它们可能迷离扑朔,亦或是如尘埃般平凡。却不是“非人类”的他所能理解。明明远离着人类却也深爱着他们,渴望着了解他们。他走过无数人的梦,看过无数悲欢离合,误以为自己也想个智者般明白易晓,结果却像歧路亡羊


  吉尔伽美什看着他,轻笑声像是从远方传来。梅林看见他背后的窗外刺眼的太阳升起,他的声音如梦般朦胧。

  “你果然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情感呐。”

  “那明明是快乐的表述啊。”


       









不明所以,本来想探讨些什么结果写得极其模糊,拉低tag整体水平了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