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线

坑的概率极大。

【言金】 Light passing


#麻婆第一视角
#ooc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他不会老去

  我站在窗前看着他在庭院里的身影。他自顾自地坐在草地上,背对着我,手里拿着什么,似乎看得很认真。我有些惊讶于他没有离开,而是安静得待在这里。他喜欢四处游荡,每次我从教会回来的时候,只会看到狼藉的客厅和空无一人的房间。又会在我将要入眠的时候在一阵细碎的声响中爬上他亲自挑选来的柔软的床。

  都说英雄王性格傲慢目中无人,没有亲近的人,或许在十年时间的侵蚀下他与我的距离有所拉近,我有做过努力,去填补我们之间的空隙。去寻找他的史诗,有关他的书籍,最后在他难得安静的时候观察他的样子。但是离到他的身边的距离还是太远。有人站到过那个位置,然后他用了千年来守护那段时光。我没有办法陪伴他那么久,就像那位已经逝去的人一样。他不会老去,而在这十年里我就已经开始老去,原本所坚持的锻炼也停了下来,我一直在往生命的另一头走去,他却只能停留在原地。我用了十年时间去接近他,以此来减慢时间带我离开他的脚步。

  “绮礼。”

  一贯傲慢的语气,

  “你在干什么。”

  他站了起来,看着我,我的视线从他的脸慢慢移到手上。

  一本书。

  这就是刚刚让他入神的东西吗?

  “伟大的英雄王啊,是什么书让你如此入迷?”

  “啧,”他皱了下眉,对上我的视线

  “绮礼,你转移话题还是这么露骨。”

  我耸耸肩,从窗口走开,想让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眼底。

  顺着扶手走到楼下客厅,客厅依旧凌乱,地板上散布着各种游戏手柄和psp。我叹了口气,开始着手收拾,再抬头时,吉尔伽美什已经靠在门口目光懒散地看着我。双手交叉抱胸,一只手上依旧那些那本我所不知道的书。我没有言语,把手中收拾好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站起来与他对视。

  十年前,他还与我差不多高,现在还需要悄悄抬头目光才能对到我的眼睛。这是他所不喜欢的。他背着光,眼神有些看不清楚,但还是能看出他对这种对视的厌烦。不出所料的移开视线,

  “绮礼,你今天有点奇怪。”

  “是啊,”

  我没有否定,我确实不会每天都去想那些离他而去的问题。

  “希望以后我不会这样了吧。”

  我低下头,拿起胸口的的十字架吻了一下,我不相信神,但我现在却确实希望神能存在,来满足我所奢侈的愿望。

  哪怕不能永远,但最少能让我知道,

  他所着迷的东西吧。

  哪怕只是一本书



——————————

不知道说什么,我还是去咸鱼吧

评论(2)

热度(29)